重生之全能大文豪

第一百章 去京都

第一百章 去京都

“创作《补天》时的意见,是想从古代和现代都采取题材,来做短篇小说,便是取了“女娲炼石补天”的神话,动手试作的第一篇。首先,是很认真的。不记得怎么一来,中途停了笔,不幸正看见了谁——现在忘记了名字——的对于新版《中小学生健康教育读本》的批评,他说要含泪哀求,请课本编纂者要注意国家的保守,把握好课本的尺度……这可怜的阴险使我感到滑稽,当再写小说时,就无论如何,止不住有一个古衣冠的小丈夫,在女娲的两腿之间出现了……”舒宇的前言如是写道:“我并非反对批评家,而是对批评家有了一些希望,我所希望的不过愿其有一点常识,例如知道祼体画和春画的区别,健康教育课本和H读物的区别,尸体解剖和戳尸的区别,出洋留学和‘放诸四夷’的区别,笋和竹的区别,猫和老虎的区别,老虎和番菜馆的区别……”。现在社会上迷信名人,以为“名人说的话”就是“名言”。于是,有些文艺批评家被尊为“专家”渐渐地有了些名气,成为“公众人物”后,他们就以为自己一切无不胜任。其实,他们只是“专家”,也就是“专门家”。在专长领域之外,他们的许多见识是不及平头百姓的……”

这一段前言,是舒宇将鲁迅先生《故事新编》前言中的片段与鲁迅先生的杂文《对于批评家的希望》的片段揉合在一起,加以修改部分内容使其更加符合新版健康教育教科书风波这次事件。

舒宇倒不是鲁迅先生的“死忠粉”,只是他觉得,记忆中鲁迅先生的这几篇文章,或者这几句话,是最为适合面对当前事件的。

这数百字的前言,被越来越多的人截取出来,《小杂感》里的句子,被越来越多的人引用,《补天》的故事以及解析,被越来越多的网站转载。